投稿邮箱:thxww7070@163.com
首页
新闻
时政
社会民生
乡镇三农
文明创建
园区经济
图说太和
文化
教育

TOP

700年太和老街 舍不得说再见
2014-05-23 09:05:57 来源:阜阳新闻网 发布者: 【 】 浏览:12524次 评论:0
    是拆旧建新,还是恢复历史原貌?太和县旧城核心区域的前途和命运,在当地引发了持续多年的争论。
    700年前,朱元璋的后人仿照北京城在皖北建造了一座小城,因“太和殿”取名“太和”,含有太平祥和之意。
    围绕着这座小城,发生了一系列故事。这里有两广总督徐广缙祠堂、中共皖北特委旧址、杨虎城军部旧址等。
    一条青石铺就的道路,连接着一座座明清样式的老屋,历经百年风雨的侵蚀,老屋已经凋敝不堪。老屋的前面,一块巨大的城市设计图高高耸立。
    按照规划,太和老街将被拆除。不少居民认为“老街破败不堪,应该拆除”;但也有另一种说法:“老街是历史的见证,其价值不可估量。一旦因为旧城改造而整体消失,太和将从此失去承载其厚重历史的基石和无限绵延的文脉。”
    保护还是拆除,多年来争议一直未断,老街的消逝却成了一种必然。
    5月20日,62岁的曹文先背着照相机,又一次来到太和老街。这已是最近一个星期的第6次。
    4 0岁时,他的家从这里搬走,20多年来他极少回到这里。最近听说太和县启动了旧城改造计划,老街即将拆除。曹文先几乎每天都要到老街转转,如今他的电脑里已经保存了2000多张照片。
    照片中有他生活过的老屋,有生长了百年左右的枣树……曹文先希望用这种方式留住老街。
    据介绍,太和老街是朱元璋的后代根据北京城仿建,东南西北四方走向,由一条青石板路贯穿。道路两侧为明清建筑式木楼,前檐外凸,飞檐微翘,一楼多为商铺,二楼多为居室。
    几十年前,这里是商贾云集、热闹非凡的商业重地。早晨天刚亮,一队队运送货物的骡马就背负着江浙的丝绸、山西的老布、新疆的哈密瓜来到这里。
     “所有的商铺均有前伸的房檐,行人走到石板铺成的街道上,既不淋雨,也不踩泥。”曹文先称,太和地处豫皖两省交界,是煤炭等物资交流的必经之路。
    历史上,成千上万的挑夫和车夫活跃在太和老街。解放前,太和老街布庄、钱庄、饭馆、当铺林立。
    上世纪八十年代,是太和老街最热闹的时候,每逢赶集,街头到街尾被围得水泄不通,特别到了腊月,肩膀挨肩膀,倘若从街头走到街尾,则会被挤得大汗淋漓。
    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随着宽敞的新街逐渐崛起,老街被人们遗忘。仅有配锁、打铁、补锅、修秤等传统手工艺作坊仍守望着这条百年老街。
    曹文先行走在老街,感受最多的是世事变迁。清代举人来过,民国挑夫来过,江湖侠客来过,商贾货郎来过,撑油纸伞的女子来过,杨虎城的军队来过。老街的教堂里,杨虎城还举办了自己的婚礼。
    杨虎城举办婚礼的教堂早已拆除,但中共皖北特委的旧址仍在。
    1994年10月,太和县委、县政府在旧址门前立的碑文显示:1927年10月,著名共产党员魏野畴随杨虎城部队来太和。
    11月,南汉宸受中共河南省委派遣来到杨军,在此创办军事干部学校,并任校长,在军校成立中共杨军特委(亦称中共皖北特委),南与魏先后任书记。
    特委认真贯彻中共八七会议精神,发动了著名的四九起义,建立了皖北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和第一支工农红军,点燃了皖北大地革命的烈火。
    进入特委旧址的大门,颍州晚报记者看到,里面的房屋早已成为私人财产,曾经这里还是太和县公安局的家属院。若非门前的碑文,很少有人会记起,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。
    沿特委旧址东行,一所明清建筑门前悬挂着“太和县城郊供销社五金交电门市部”的木质匾牌。历经风雨侵蚀,匾牌已经斑斑驳驳。
    曹文先称,这里曾是太和县的黄金地段,“生意好的不得了”。如今,前来购物的人少之又少。
    颍州晚报记者看到,店老板也是一位老人,默默地坐在柜台里。柜台前方的木桌上,放着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。电视机的外壳已很难看出本来的颜色。
    该店斜对面的一所老房子大门敞开,颍州晚报记者连喊了几声,一直无人应答。透过大门,一排小房子映入眼帘。小房子为土墙构造,房顶上覆盖的石棉瓦已经严重风化。
    “这里原来是太和县最好的旅馆。”指着门头上一块陈旧的匾牌,曹文先说。颍州晚报记者看到,这块匾牌由太和县公安局颁发,时间是1988年,当时这家“太光旅社”被评为“八七年度治安保卫工作先进单位”。
    “现在这家旅社依然在营业,但居住于此的人大多是无业人员。”附近一居民称。
    与中共皖北特委旧址一路之隔的地方,几座高楼拔地而起。当地人称,这是太和县最豪华的居民区。因为地处城市中心,紧邻太和中学、太和一中、太和一小,几年前房价就高达四五千元。
    最近一个月,57岁的陈桂花时不时就要来这里一趟。颍州晚报记者注意到,相隔几十米的地方,太和县城关镇西大街社区和育贤街社区的党支部均设立在此。
    陈桂花告诉颍州晚报记者,她家的房子即将被拆迁,按照拆迁办法,可以分到两套新房。陈桂花脸上喜气洋洋。
    据介绍,她家的房子建造已有20多年,低矮潮湿。老城区下水道等设施配套不全,每逢下雨,院子里污水横流。“公共厕所里的尿水顺着居民自己挖的下水道向院子里淌”。
    让陈桂花难以忍受的还有成群的蚊虫,以及狭窄的道路。陈桂花的儿子已经买了私家车,但每天晚上车子只能停在附近的小区里。
    身为老街居民,陈桂花一直羡慕那些住在高楼里的市民。“小区有物业,大门口有保安”。
    陈桂花的愿望很快可以实现。《太和县旧城核心区城市设计简介》显示,该项目规划总用地面积71公顷,总建筑面积62.96万平方米,其中住宅建筑面积50.24万平方米,商业建筑面积12.72万平方米。
    该项目以护城河为界,分为内外两部分。护城河外以百姓生活为主,住宅区以17层的楼房为主,新增住宅建筑面积48.68万平方米,可安置4530户拆迁居民,实现居民就地安置。
    护城河内将兴建园林宾馆街、明清风格健康主题体验街、书画特色商业街等。当地的主政者们准备“依托传统民俗文化和产业文化进行商业空间演绎,构建太和新的以文化和商业为主题的旅游目的地”,促进文化旅游、商业旅游共赢发展。
    有人欢喜有人愁。多年来,在太和,保护老街的呼声一直未断,但保护存在难度。
据介绍,以前太和老街的明清建筑绵延数里,但多属个人财产。有的年久失修,有的翻建,许多老房子遭到损毁,连绵几里的建筑群如今已所剩无几。
    “以前没有人注重保护,居民拆掉旧房,再盖上新式楼房,等到人们发现,并要保护古建筑时,已经迟了。”当地居民称,他们的保护意识晚了30年,而重修这样的建筑耗资巨大。
    “太和老街的消逝是个必然。”有当地居民向颍州晚报记者透露,由于地理位置特殊,多年来土地和房产交易在老街一直存在。外来人员买来土地之后,就会推倒原有的建筑,然后建造新房。(受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    颍州晚报记者 曹亚伟
上一篇坟台镇:张庄埠有棵薄荷榆 下一篇李兴镇:豫鲁两地艺术家来太进行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主管单位: 中共太和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太和广播电视台
联系电话:0558-8637070 皖网宣备25012号 皖ICP备05014262号
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8-8699695